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 > 感恩励志

感恩父母的励志文章:余下的路,我领着你走

2016-08-25     收藏 推荐 举报 保存为WORD 分享

  导语:俗话说,父是天,母是地。分享一篇感恩父母的励志文章:余下的路,我领着你走,欢迎阅读。

  我们就像是跷跷板,当一端达到一定的高度时,另一端就会慢慢降下来。现在,尽管你不想承认,你的那一边已经慢慢下落了。你在变老了,这个认知很让你难受,可是你是真的老了。

  在你眼中,我一直都是没心没肺的样子,不懂世故,不懂妥协,你一遍一遍告诉我说,姑娘,社会就是这样子,每个人都会把自己锋利的一面磨平,才能合得上世界这个大大的模子。你说,姑娘,你要是这样,长大了怎么办。你还说,我以我们家姑娘为荣,当然,最后一句是从别人的眼中得知。尽管我们现在的关系融洽的像是鱼儿和水,你对我的称赞仍然只是寥寥数语。

  你总是觉得我还长不大,其实,只要你把你心里那个小小的,需要你照顾的影子抹掉,你会发现站在你面前的这个我,已经强大的可以为你做一些事情。

  你总是习惯性的保护的姿态,你还是觉得你的肩膀很宽,可是当我某一次跳到你的背上,我分明感受到你的颤动。你的那些爱还在,你想照顾的人还在,可是你已经老了,尽管年少的记忆清晰地像一面镜子,那时候,也是两个人,一个人保护,一个人被保护,那么,以后,请允许我把保护与被保护的对象换过来。

  你不会知道,你所以为脆弱的姑娘,已经足够强大。

  年少的我,总是一副多病的样子,总会在半夜头痛,然后你会很心急的背着我跑到村外的医院,那时候的你,真的好高。我用我的小手,完全不能攀上你宽阔的肩膀。你不知道,那时候我多快乐,因为只要生病,你就会对我特别好,我可以吃到很多平时吃不到的东西。

  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告诉你,其实,我的身体一直很好,只要我一不开心我就会哭,然后说自己头痛,然后看着你慌张的样子,我就觉得我的存在感很强烈,年少的孩子都喜欢父母只宠自己一个。那时候妹妹还小,不懂的事情,我计较的,只是还有这么多孩子来分享你给我的爱。你会因为你的学生骄傲,可是却很少因为我的成就微笑,我只是单纯的想,只要我生病了,你就爱我了。

  我知道你的紧张,因为邻居说,我母亲就是一直头疼,后来去世了,我用这个办法百试百灵。你总是很担心,问我是怎么样的疼,我还记得那时候我的形容,是一丝丝,一片片的疼。知道后来我真的头痛了,才知道,原来头痛从来都没有形状。可是偏偏,你对我的表现深信不疑。你一遍遍帮我按着额头,那时候你的掌心还很光滑,总拿粉笔的手很干净。

  其实,装着装着,连我都认为我自己是有病的。他们说,得了那个病活不到十二岁,我总是觉得自己活不到十二岁。我就问你,我要是死了的话,你会不会去为我上坟,我不知道那时候我的话,会在你的心里形成什么样的波澜,然后招来你的一顿打,我那时候觉得,你是嫌弃我要死了。

  后来,到了十二岁,我的方法用不了了。忽然间,我的身体又好了,没病没痛的,你的担心也不存在了,这时候,我不担心你的学生会来分走你的爱了。因为那时候的你,已经放弃了教师这一行业。妹妹进了小学,而我进了初中,教师的工资微薄得可怜,尽管你很热爱那些写写画画的日子,可是却不得不背起行囊。

  中间,我们两年见过两次,我的初中班主任都不知道你的模样,我是不想让他们看到你的,要是在以前,我会很荣幸让他们看到你,因为你们有着一样的职业,一样干净整洁的衣着,可是你回来的时候,我甚至都认不出你来了。以前的你,整个人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那种感觉,让我一直对你心存敬仰,那时候我一直的梦想都是想成为和你一样受人尊敬的教师。

  当我不用担心别人抢走你的爱的时候,我已经觉得我已经不需要你的爱了。我所好奇的追寻的你身上的那种气质,已经从你的身上溜走了。经过两年漂泊的你,身材变得臃肿起来,而且头发也不像以前一样的光洁。我不再渴望着你的关注了。

  我们都有自己与身俱来的桀骜,我还记得你到了家,我在一旁做作业,有一道题死活做不出来,你过来关心的告诉我如果不会做的话可以问你。我很鄙视的说了句,跟你说了你也不会。然后我都能感受到你的受伤。你看,你明明是为了我们放弃了自己的生活,可是我却觉得你的层面已经跟不上我了。后来的情况是你帮我讲解了整道题,然后后来两天没有跟我说过话。而我,想给你道歉可是话到嘴边却无力说出去。我们保持自己的桀骜别扭着。

  我一直觉得在你心里我不够完美,你总是说,姑娘你这错了,你那里又不对。你的意见在我这里丝毫不起作用,我一直觉得我没有达到你所期望的目标。家里分了两派,我和爷爷,你和妹妹。我们的感情已经淡得不能再淡了,我们相处的时间本来就短的不能再短,可是我们的话也少得不能再少。

  初三,有人“不远千里”打电话跟你说我开始沾染社会了,说我学别人抽烟,总是彻夜不归。你打电话来问我,我当时一直跟你解释。平时我是不屑解释的,可是在我心中,这是关乎我的清白的。我一直跟你讲,你没说话,后来,你说你对得起我吗?然后我感觉的心整个凉了,对我来说,你可以不爱我,你可以只爱妹妹,可是不能污蔑我。我一直保持我所以为的骄傲的自尊。我说了一句,你相信过我吗?我哭得喘不过气来,所有的人都不信我,可是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

  你真的很懂得怎么照顾我年少时脆弱的自尊以及心事,你最后说了一句,我信你,可是你要让别人也信你。那一瞬间,我觉得你的形象又高大起来。我开始主动示好,毕竟,我们是血浓于水的亲人。

  后来,我们的关系一下就融洽起来,打电话的时间也在逐渐增长,你开始跟我说你的一些见解。以前,我一直嫌弃你是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工,总觉得你的思维都局限在做了一天的活路工资是多少。你跟我讲红楼梦,跟我讲三国演义,甚至对于时事政治侃侃而谈,我才觉得,目光短浅的是我,不是你。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各地奔波,回来时手早就没有当初的干净,上面是一层层的老茧。我们没有任何的亲密接触,我知道你是被我打击到了,尽管我开始表示我对你的尊重,你还是始终不动我的东西。

  我不知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年少时拼命想要你的关注,可是现在你想关注我了,却找不到机会了。你一直把我当做那个需要你讲解,需要你的扶持才可以长大的孩子,而我,也把那个曾经温文儒雅的你抛在了记忆的河流里。

  直到高二时,爷爷去世,我一直以来的依靠都倒塌了。我以为在我们的家里,我失去了我的肩膀,我一次次偷偷哭泣,可是在人前却是一副孤勇的模样,我什么都不怕。那次,你整整半年没有外出,而我,却巴不得不回家,尽管我我知道你不是我所认为的思想浅薄的人。尽管我发现我对你的感情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稀薄。可是我还是尽可能不回家,我怕回到家,你和妹妹你们其乐融融的样子刺伤我的心。

  我整天整天的不说话,听你开解我,我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出不来,从来都不会顾及到你。你还是一直以保护者的姿态保护着我,办完爷爷的葬礼那时候,你告诉我说,姑娘,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对于你爷爷来说,也许这是一种解脱。

  你知道吗?那时候我的心里,恐慌到无法附加。我想着,要是有一天,你就像爷爷一样永远的离开了怎么办,就只是这么一想,心里都慌得再没有思绪。我总是习惯独占一份爱,就像我一直来的,不是唯一,我连最爱都不要。况且,我一直认为,我不是你的最爱,只是你习惯性保护的一个对象,一个要履行的责任而已。

  我以为你会更不喜欢我,因为我连和我一派的人都离开了。长期以来的分派让我不知所措,和我同盟的那个人离开了,我只会一个人躲在角落哭泣。可是,你却比以前更加关心我,以至于妹妹都说,你对我比对她好很多。可是我却觉得你是在补偿。

  我总是习惯性的曲解人家的善意,就像是对你,我觉得是你愧疚了,时间过了这么久才想起有我这个女儿,完全忘记了当初让我们疏远的是我自己。

  你说,姑娘,你就是太固执,太爱钻牛角尖。然后我就很鄙视的对你说,都是你的遗传,你会笑得连脸上的抬头纹都密集的像一张网。好像我是逆向生长的,十七岁之前的生活,我用无比老成的态度过完了,我立志要比你做的更好,可是自从爷爷过世,我便开始粘你了。好像我的童年才从此刻开始,以前的那些混账生活,都仅仅是现在的练习。

  我们一家人总算是围成一个圆,我变得比妹妹还幼稚,可是只有我知道,我的心里到底多成熟。因为我怕我再不黏你一点,有一天你就像爷爷一样没有了。我从来没有表示过对你的感情,不仅仅是爱,还有感激,还有慢慢复苏的敬仰。

  其实,要是一直这样,我会以一种幼稚的姿态,一个成熟的心灵这样一直走下去,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才让我把心门彻底敞开。

  我永远都忘不了,高三毕业的时候,你在我面前哭了。一个年过不惑的男人就这么哭起来,我的心里的那些所谓的围墙一下子就倒塌了,我才感觉的我是多么鄙薄,多么的自私,我一直封闭在自己筑造的世界让旁人跟着我难过。

  那时候我那个所谓的好朋友说我抢他男朋友,从学校,传到家里。你甚至直接就赶了回来,那时候的我,尖锐的像一只野猫,看谁来都恨不得咬一口,那时候对于我来说,整个信仰都崩塌了。我以为一辈子的友情就这么毁了,甚至当别人一谈论都会说,哦哦,就是那谁抢他好朋友的男朋友。正好我高考成绩十分不理想。你不会知道我对这些话有多么敏感。

  我的那些亲人们代替你指责我时,我甚至离家出走,你立马赶回来,一天一夜的火车,你什么都没带就回来了。我又感觉是回到了初三的时候,所有人都不信我,你还会信我。我告诉你我真的没有抢别人男朋友,我不是因为谈恋爱学习下降的。可是这次不一样了,你并没有像我所认为的一直站在我这边。初三那年我们的矛盾是通过电话,我感觉不到你的表情,这次,我感觉到了你的失望。

  其实,摊上我这样的女儿你肯定身心疲惫了。因为我自己都累了。我的叔叔婶婶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什么应该好好学习恋爱还早时,我当场就骂了出来。全家人都觉得我是个不孝的孩子,就连一向崇拜我的妹妹也指责我。我真是一个自私的孩子,母亲去世爷爷去世我都没这么哭过,可是就是那一次,每天哭到眼睛肿痛。

  我所认为的亲情是与生俱来的,我觉得你本来就应该承担我的一切,你需要无条件信我,不管对错。那天,你给了我一耳光,这是自从你打工之后第一次打我。我当时就说了一句,你当我是你女儿吗?在你错愕的眼神中跑回房间。

  你一定想不到,那时候的我有多绝望,我在手臂上用针刺了一个恨字,拿笔仔细描摹,那时候我很偏激的想着,我会记住这件事情,记住一辈子,记住是你们对不起我的。现在那个恨字早就没有踪迹,就像我那时所认为的过不了的坎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在笔记本上记着,那是我最耻辱的时刻。可是不管我心里怎么埋怨,可是都不会想出诅咒你的话来,甚至是,我提起笔,却始终不敢写下你的名字。

  我在刻完恨字之后就打算自杀,我跑出去拿了菜刀就飞快的跑进房间,然后看到你疯狂的冲过来夺走我的菜刀。我特意选择这种我所认为的惨烈方式来自杀,是想让你知道,我真的很委屈,很委屈。我想的是我要让你们后悔,后悔曾经这么误会过我,可是就在你冲过来夺走我的菜刀的时候,你先自己哭了。

  你脸上的失望的表情刺伤了我,你说,你当我是你爸爸吗?你一直都自以为是,有没有顾过别人的感受,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虽然只是小小的几颗,却足以灼伤我的所有棱角。

  后来,你哭出声音来了,我再没有任何的理由结束我自己。我从来都不知道要让一个人从伤心难过到展颜欢笑是多么难过的事情,我没有说话,可是心里早就妥协。你是我的爸爸,我最最最亲的人,我用伤害自己最亲的人的方式,给自己牢牢地上了一门课。

  我以为我会所有人排挤,可是没有,关心我的人反而一瞬间多了起来,在我绝望的那时候我曾发誓说要一辈子不说话,可是后来,我所有的誓言所有的怨气再也没有出口。

  伤口痛过了,不是死,就是好。我现在还健健康康的活着,我的那些伤口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复原着。

  我们一个周没有说话,一直都用短信交流着,我说,我要到离家最远的地方,不想回到那个让我伤心的地方。你发短信告诉我说,你现在所认为过不去的,放到以后来讲都是幼稚的要死的问题。现在我做到了,我跨越大半个中国来到这里,对你们的思念却与日俱增,我以为我不会回家的,可是现在一到放假,我巴不得马上到家里,看看你是不是又老了,是不是还是那么倔强。我发现我们好多在面对面说不出来的话,在打字时却似乎如鱼得水,以至于那时候我甚至都以为给我发短信的是不是你。

  你给我道歉了,就是一个简短的短信,你说姑娘,那时候是我误会你了。可是你要理解一个父亲对女儿的期望,因为你是我的女儿,所以我才会这么生气。你不知道,这条短信被我放在我的手机里,一直呆到我的手机坏掉。

  你的道歉让我更加羞愧,我自己犯下的错误却让你来给我道歉,那一刻,我就觉得你已经开始老了,你开始在乎我的感受,对于是非都开始模糊了。

  我们的关系因为我们的距离而改变,我们距离这么远,却比在一个地方时关系好的多。有了手机,我们的心结彻底打开了,我有什么不开心的就发短信告诉你,然后你也会发给我一堆你的想法,我告诉你我的梦想,你叫我坚持。我花很多钱买小说,花很多时间写文,你总是最迅速的表示了你的支持。

  其实,你不知道吧,我已经悄悄跟我那次骂的叔叔婶婶道了歉,我一遍一遍告诉别人,我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我们像是朋友,可以肆无忌惮的讨论问题,那些以往的别扭仿佛没有出现过。其实,生活就是会给我们坎,然后让我们明白什么是需要抓住的。

  你总是不肯承认你慢慢老了,到了年末的时候你都要满44岁了。我告诉你我要写小说,你说你也要写,我看着你写的忍不住发笑,可是还是告诉你,写的很好。你告诉我说,姑娘,做你自己想做的吧。

  你一直叫我姑娘,娘是第一声,从我记事开始,你一直都是叫着我姑娘。我在最辛苦的时候,是你一直没有放弃,是你一直都坚信你的姑娘是最好的,是你让我可以更坚韧的成长起来。如今姑娘长大了。请你不要这么累了。

  有人说,我在长大,却不知道父母在逐渐苍老。可是我希望我快点长大,你快点苍老,这样,你就可以看到我并不宽厚的臂膀也能承担你的重量。你总是爱嘲笑我说,姑娘你就是爱逞强的样子。那么余下的路上,让我来领着你走,你会看到你的姑娘勇敢的模样。


1. 一起悦读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有明确来源的转载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 一起悦读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评论

一起悦读网    Copyright © 2016    浙ICP备11048508号